群穿小說網 > 極品天驕太子爺 > 第八十五章 我要為叔叔慶生 鴿一哈!本書完
    嘶~
  
      在場所有人同時倒吸一口涼氣,寒蟬若驚。
  
      饒是陳昌海夫婦也不禁臉色大變。
  
      “是的,少爺。”
  
      小八黢黑的臉上泛著森冷的笑意,點點頭,便是朝著陳名天走去。
  
      挺拔巍峨的身軀,緩緩前進中,給陳名天造成了一股莫大的壓迫感。
  
      “我,我填!”
  
      陳名天渾身冰涼,他知道,如果不順著姜祖的話來,那今天,真的就得斷手了。
  
      斷掉一指和斷掉雙臂比起來,孰輕孰重,他拿捏的清楚。
  
      所以。
  
      他轉身,匍匐在了名揚墳坑旁邊,拿起鐵鍬就準備填土。
  
      而其余幾人,也紛紛臉色蒼白,跪在了墳坑旁邊,準備一起。
  
      但。
  
      “用手!”
  
      冰冷的聲音,響徹在陳名天等人耳邊。
  
      陳名天虎軀一震,絕望地看著斷掉的食指,這要是繼續用來刨土,那手指就真的廢了啊!
  
      “陳少……”
  
      身旁,一個同樣斷指的漢子凄厲喊道。
  
      “填!”
  
      陳名天狠狠地一咬牙,率先捧了一捧土,覆蓋進墳坑中。
  
      嘩啦啦……
  
      墳土灑落到墳坑的聲音,回響在這片寂靜的祖墳中。
  
      所有人旁觀著這一幕,都不敢作聲。
  
      只是目光,時不時地瞥向傲立在墳坑旁的那道巍峨身影,心中不由得生出恐懼之意。
  
      姜祖轉身,走到了陳昌海夫婦面前。
  
      “叔叔阿姨,抱歉,我來晚了。”
  
      陳昌海和阿姨老淚縱橫,身上還沾染著泥土,顯然在這之前,被陳名天等人欺壓的不輕。
  
      “阿祖……謝謝你。”
  
      陳昌海帶著哭腔,當即就要跪下去,卻被姜祖一手攔住。
  
      “叔叔不用這樣的,你們是名揚的父母,于我而言,就是我的父母。”姜祖開口說道,轉身,看向正奮力填土的陳名揚幾人,冷冷地說道:“動我兄弟,害我父母者,他就算是天王老子,我也會將他拉下馬!”
  
      聞言。
  
      陳名天身軀一顫,就感覺后背一陣冰寒,渾身戰栗。
  
      他毫不懷疑,姜祖這話的真假。
  
      甚至,見識過剛才一幕后,周圍的人,也毫不懷疑姜祖這話的真假。
  
      一個說斷指就斷指的人,豈會真在乎一條人命?
  
      半個小時后。
  
      名揚的墳終于被重新填了起來。
  
      陳名天幾人滿頭大汗,徹底癱坐在了地上,五官扭曲,滿臉痛苦。
  
      倒不是累得,而是雙手刨土,讓斷掉的指頭摩擦得太過痛苦。
  
      十指連心,那種一次次摩擦斷指的感覺,簡直像是鈍刀割肉,讓他們銘記深刻。
  
      “好,好了吧?已,已經填回去了!”
  
      陳名天咬牙切齒道。
  
      以他的身份地位,自從陳家倒臺后,還從未受過這等屈辱。
  
      即便當初跟隨在陳名揚身邊,也只是對陳名揚一人阿諛奉承而已。
  
      但如今,當初只是陳名揚身邊的一條狗,卻站在他面前耀武揚威。
  
      這,讓他怎么能忍?
  
      即便攝于姜祖兇威,他咬牙填土,但內心,怎么也不服的。
  
      “立碑!”
  
      姜祖淡然開口。
  
      很快,陳名揚和幾個漢子,便費力的將墓碑重新立了起來。
  
      不等幾人休息。
  
      姜祖再次開口。
  
      “磕頭,道歉!”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陳名天臉色慍怒,張口就想駁斥。
  
      姜祖淡然地搓了搓下巴:“小八,斷手!”
  
      “明白!”
  
      小八當即就走向陳名天等人。
  
      噗通!
  
      陳名天率先跪在了地上。
  
      然后,其余幾人也紛紛跪在了地上。
  
      “名揚,哥對不起你!”
  
      砰!
  
      沒有猶豫,沒有停頓。
  
      在跪在地上的同時,陳名天就一腦門砸在了地上,干脆果斷。
  
      其余幾人也隨著磕頭道歉。
  
      面對殺神,哪怕再不情愿,也不得不做。
  
      不做命就沒了!
  
      磕頭道歉后,陳名天仰起腦袋,仿佛陰翳的毒蛇一般,怨毒的看著姜祖:“現在,全都做完了,能讓我們走了嗎?”
  
      “還差一事。”
  
      姜祖目光冰冷地看了一眼小七和小八。
  
      小七小八當即會意,走到了陳名天幾人面前。
  
      這一幕,嚇得陳名天臉色巨變:“你,你要干嘛?”
  
      “指頭都斷了,廢也廢掉了,倒不如留著給我兄弟上供!”
  
      轟隆!
  
      這話,如同驚雷炸響。
  
      陳名天頓時心臟狂跳。
  
      雖然刨土傷了手指,讓恢復斷指的幾率下降了很多,但好歹還是能搶救一下的啊。
  
      如果被徹底砍了,那搶救的機會都沒有了!
  
      當即,他掙扎著站起來就想跑。
  
      砰!
  
      一只大腳橫空而來,干脆利落的踹翻了陳名天。
  
      “你特么不能動我,我……啊!”
  
      沒等話說完,陳名天就仰頭大叫了起來。
  
      小八冷冷一笑:“沒有誰,是我惹不起的。”
  
      而另一旁。
  
      見到陳名天被斷指,那幾個漢子頓時如遭雷擊。
  
      這一刻,所謂的血性崩潰的一干二凈。
  
      沒有絲毫遲疑,六個漢子同時起身,跪向姜祖。
  
      “我錯了,求求你饒了我們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不想斷指,我不想成為殘廢。”
  
      “放過我,我愿意贖罪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“亡者不可辱,挖墳掘墓的事,你們都敢干,饒了你們,讓亡者的尊嚴何在?”
  
      姜祖雙手負在身后,盛氣凌人,目光凌厲:“動手!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邁巴赫快速行駛在寬闊馬路上。
  
      姜祖滿臉郁氣地靠在座椅上,閉目沉思著。
  
      一旁,陳昌海夫婦滿臉頹然之色。
  
      而小七小八,也不曾開口打破車內的寧靜。
  
      名揚墳墓被挖,于姜祖于陳昌海夫婦而言,都是晴天霹靂。
  
      哪怕,如今墳墓歸位,但亡者的尊嚴,終究是辱沒了。
  
      最關鍵的是,干出這樣的事的,還是名揚的弟弟,還是陳家的嫡系親屬!
  
      “阿祖……謝謝你,今天要不是你,名揚他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名揚母親打破了車內的寧靜,帶著哭腔說道。
  
      “阿姨不用道謝的。”
  
      姜祖扭頭,看向陳昌海夫婦,歉意地說道:“是我不對,如果我盡可能規避掉陳家的麻煩,名揚也不會受到這樣的屈辱了。”
  
      頓了頓,他忽然問陳昌海:“叔叔,如果我沒記錯的話,你的生日,快到了吧?”
  
      “對,還有三天。”回答的,不是陳昌海,而是阿姨。
  
      姜祖嘴角勾勒起一抹冷笑:“那好,是該讓陳名天他們,看看陳家昔日的榮光了!”
  
      說著,他拍了拍副駕駛的座椅,道:“小八,幫我聯系西南道蕭十三,還有鄭老,我要為叔叔慶生!”

日本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