群穿小說網 > 兩界走私商 > 寫在結束
        這本書結局的有些匆忙,應該算是爛尾吧?

        并不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,純粹是寫不下去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從零九年開始寫書到現在整整十年,我第一次出現這種力不從心的感覺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讀者知道,這是我的馬甲,所以也很清楚,這本書我的風格轉變有多大。

        轉變風格是一種嘗試,也是我想要繼續在這個行業里走下去的話,不得不做出的努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開始還算舒服,可隨著劇情的展開、時間的推移,卻越發的有種難以為繼的滯澀感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一點,相信在追這本書的你們,某些時候是能清晰感覺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我來講,這是挑戰自我舒適區的做法,很遺憾,從這本書來看,并未成功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人生就是這樣,不斷的遭遇挫折和失敗,才是生活中總會經歷的過程,沒有誰能一帆風順的走完這一輩子,如果有,那一定是天選之子,帶著閃電和光輝降臨在這個世間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充滿了歡笑和淚水的生命歷程中,他們負責歡笑,而我們負責淚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很久以前我就發現,本質上來說,我是一個悲觀主義者。

        無論在做任何事情之前,我最先考慮的,永遠不是這件事成功之后如何,而是這件事一旦失敗,我應該怎樣去面對。

        寫這本書的時候同樣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不幸的是,這種悲觀的未慮勝、先慮敗的習慣,總是沒有讓我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我的人生就好像一場黑色幽默,那是漆黑的背景下,一個個燦爛且蒼白的笑臉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年時間,我從剛剛畢業的二十二歲,走到了現在三十二歲的人生岔路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寫下了兩千多萬字,出了三百多本連載小說,然而回眸四望,卻依舊一事無成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在城市的街角,看著塵世如潮人如水,看著萬家燈火星河天,深切的體會著自己的渺小和可有可無,在那一刻,總能有許多矯情的想法和莫名的悲傷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許,這就是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在生活面前,沒有時間抱怨、沒有時間自憐自哀,每天一睜眼,周圍都是要依靠你的人,卻沒有你能去依靠的人,這催促著你,哪怕跪在地上,也得膝行向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浮兮,寫于2019年7月,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華麗的分割線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突然發現忘了寫新書的情況了,目前新書還沒定寫什么,暫時有兩個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個想法是寫一個輕松風格的傳統種田玄幻,第二個想法是寫一本末日游戲類型的書。

        說起來,我兩個都是想寫的,相對來說,第一個會更想寫一些,但總覺得從收入的角度去考慮的話,或許第二個要比第一個合適。

        暫時沒辦法給出一個準確的時間,也暫時沒辦法給出確定的類型答復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可以確定的是,一定會寫的、必然要寫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畢竟作者君靠著這個養家糊口,不寫是會餓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失節是小、餓死是大,無論如何,為了吃飯,讓我開門納客我都可以毫不猶豫的接受~~諸位,江湖再見~

日本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