群穿小說網 > 修仙超級英雄 > 番外:成景禹雪嶺逢燕夢

  紫云天帝,姓成,名景禹。
  成景禹幼時,最愛到村里最年長的老先生家里聽故事。老先生似乎無所不知,天上地下,千奇百怪,永遠也說不完。老先生時常念叨同一首詩:
  辭親別故訪神仙,海北天南不計年。
  求壽到頭翻短壽,隨緣怎奈總無緣。
  白頭似悔書前鑒,年少猶迷作后賢。
  代代相從終不改,空留笑話枉流傳。
  然而,最吸引成景禹的正是這些神仙故事。起初,他只是覺得好玩,但十歲那年發生的事讓他悟出一個道理,好玩的事開始變得兇險、刺激。
  他的大哥成景啟已經二十五歲,只因家里貧困,一直沒有娶上媳婦。
  好心的鄰居給成景啟介紹了一個對象。那是一個先天帶有精神病的可憐姑娘,她已經十八歲,生活仍然不能自理,整天臟兮兮的,到處亂走,撿人家扔掉的剩菜吃,撿不到吃的,便跑到人家地里偷玉米、蘿卜、紅薯吃,為此,她經常遭到毒打,連她父母也下狠手打她。
  成景禹的父母,成繼先夫婦,太想要兒子傳宗接代了,他們給成景啟做了長達十天的思想工作,終于成功辦了婚事。
  然而,傳宗接代的事還沒影,精神病姑娘卻先闖禍了。
  知縣下鄉巡視,八抬大轎,鑼鼓喧天。精神病姑娘興沖沖地跑去看熱鬧,在大路上,迎面向知縣的大轎沖去。
  成景啟大驚失色,還沒來得及阻止,就聽衙役們慌亂地喊道:“有刺客,保護大人。”
  然后,刀光劍影,精神病姑娘橫尸當場。
  成景啟抱著死去的妻子,失聲痛哭:“她只是不懂禮數,沖撞了大人,可也罪不致死,你們竟然就這樣殘忍地將她殺害了。”
  附近的村民也隨著他的哭聲指指點點。
  知縣驚魂甫定,聽得議論,再看看精神病姑娘癡呆的神情,已然明了,但他是堂堂知縣,豈能認錯,反而嚴厲地向成景啟斥道:“刺殺朝廷命官,本該株連九族,念她犯病,情有可原,本官便不再追究,你好自為之吧。”
  經此一鬧,他已無心巡視,便打道回府了。
  成繼先夫婦抱孫子的愿望破滅,陷入無限悲痛中。孰料,福無雙至,禍不單行。
  他的二哥成景湯在軍中服役,三年沒有音信。這日,一名軍士捧著一盒骨灰來到成家,惋惜地道:“成景湯是我見過的最英勇的戰士,他武功極高,再進一步就能成為宗境強者,本來前途無量,可惜他所在的部隊遭到敵人伏擊,幾乎全軍覆沒,只有他們的將軍,部隊中唯一一位宗境強者僥幸逃脫。這是他的骨灰和遺物,請伯父、伯母節哀。”
  成繼先夫婦悲痛欲絕,埋葬成景湯的骨灰后不久,竟然雙雙撒手人寰。
  成景禹連續三個月沒去聽故事,他翻來覆去思索這些夢魘般的事,終于得到啟發:“父母辛苦勞作,為了自己和親人能夠吃飽穿暖,爭取的是生存權;知縣任意殺戮而不負責任,展示的是王權、霸權;大哥只能接受精神病姑娘為妻,缺乏的是選擇權;二哥被強大的敵人擊殺,失去了活著的權力,一切的一切,都在一個‘權’字。”
  “我命由我不由天!他人皆由天,因為天有權,而我要與天爭權!”
  他在心里發出吶喊,然后毅然離家出走。
  成景禹一心想找個強大的門派修煉成仙。可他不過十歲,從來沒有出過遠門,根本不知道天下有多大,更不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強大的門派。他以為強大的門派必然在深山中,便向深山走去。
  他走了數百里,路過幾十個村莊,卻沒有打聽到任何門派的消息。后來,他迷路了,在參天古木間團團轉,七天七夜也沒走出去。他又累又餓,又悔又怕,最后無力地暈倒在路邊。
  順風鏢局運送一批緊俏的物資,為趕時間,不顧鏢行大忌,鋌而走險走了深山中的捷徑。他們發現了成景禹,多數人建議不理他,但慈悲為懷的何總鏢頭力排眾議,救起了他,并將他帶回順風鏢局。
  成景禹蘇醒后,何總鏢頭問他家在何處。他說了半天,總是家附近的幾個小地名,即使何總鏢頭見多識廣,也不知道到底在哪里。何總鏢頭便把這個走失的孩子收養下來,當作鏢師培養。
  成景禹在順風鏢局住了下來,并得何總鏢頭傳授武藝。他原本有志習武,只是一直沒有機會,如今得了師父,自然勤學苦練。他本就聰明,又非常刻苦,三年后就進階器境。
  何總鏢頭非常欣慰,開始帶著他走鏢。在外闖蕩了五年,他成為宗境強者。順風鏢局不大,原來只有何總鏢頭等五位宗境強者,見他進階宗境,自然更加重用。
  十年后,成景禹再次突破,成為化境強者,也是順風鏢局第一強者。
  正當何總鏢頭想倚仗他大展宏圖的時候,他卻不無歉意地道:“師父教養我十八年,此恩此德我銘記在心。但我覺得自己的實力還是不夠,我想游歷天下,四處闖蕩,還望師父成全。”
  “你要離開順風鏢局!”何總鏢頭大驚,“走鏢不也可以游歷天下,你不是還要找回家的路嗎?”
  成景禹道:“我父母雙亡,家里只剩一個哥哥,年幼時常想回家看看,如今這份心思卻是淡了。我想還是先提升實力,當我霸絕天下后,再回家不遲。”
  “霸絕天下”四字讓何總鏢頭心頭一震,這小子野心不小啊!但他不得不承認,成景禹確實有這個潛力。二十八歲成為化境強者,似乎比那些名動天下的絕世天才差了不少,但他修煉的只是自己傳授的初級功法,若是修煉頂級門派、家族的極品功法,或許成就還在那些絕世天才之上。
  何總鏢頭忍不住贊道:“好!你去吧,我期待著看到你霸絕天下的時候。”
  成景禹離開順風鏢局后,仿效老先生的故事到處行俠仗義,鏟奸鋤惡。十年間,他剿滅土匪一百三十八起,擊敗化境強者二十六人,其中斬殺十二人。
  但他依然困在化境,始終無法突破。他反復思索,終于認識到,自己需要高深功法,否則永遠都會止步不前。朔州雪嶺劍派的《玄冰心訣》名動天下,是最頂級的功法之一,他決定到雪嶺一試,或許有幸學到這部奇功。
  然后,成景禹到了雪嶺下,無端卷入一場大戰。
  那日,燕逍、燕芙夫婦帶著女兒燕夢從雪嶺下來。燕逍一襲白衣,玉樹臨風,器宇軒昂,本就惹眼;燕芙綠衣綠裙,容顏嬌俏,體態婀娜,少女的清純未失,少婦的風韻又顯,更引得無數人側目。燕夢只有八歲,卻是美人胚子,一顰一笑都跟燕芙極其神似,連穿著也跟燕芙一模一樣。她兩手分別拽著父母,歡快地蹦著跳著。
  然而,這幅和諧的畫面忽然被打破了。人群中竄出一道黑影,雙手各持一柄利刃,分別向燕逍和燕芙襲去。
  燕逍、燕芙夫婦合稱“雪嶺雙劍”,絕非浪得虛名。他們都是宗境強者,修煉的《玄冰心訣》又是極品功法,加之兩人心心相印,雙劍合璧,威力倍增,遇到化境強者也有一戰之力。
  他們臨危不亂,立即拔劍,沉著應戰,完全擋住了刺客的攻勢。
  刺客眼中閃過一絲異色,冷笑道:“‘雪嶺雙劍’果然名不虛傳。再過幾年,你們進階化境,只怕都能發揮出圣境的戰力。可惜,你們沒有這個機會了。”
  他的招式忽然變得十分詭異,每次都從令人意想不到的方位攻擊,登時讓燕逍、燕芙夫婦手忙腳亂。他為了掩飾身份,直到此時才使出本門心法。
  “日月教徒!”燕逍、燕芙夫婦大怒。
  他們的劍上透著奇寒,連空氣都因此凝結成點點雪花,他們已將《玄冰心訣》發揮得淋漓盡致。怎奈敵人實在太強,雙劍合璧也擋不住,他們節節敗退。
  燕逍唯恐女兒有失,連忙將燕夢往后推出十余丈,叫她快跑,同時向雪嶺上的化境強者傳訊求助。
  燕夢跑了百余步,忽然駐足望著高聳入云的雪嶺,她知道自己不可能跑上去,便轉身跑向人群,躲在人群中總比暴露在光天化日下強。
  在人群中,燕夢看到一個青衣男子,她還不明白那種眼神叫深邃,那種情態叫滄桑,只覺得此人身上透著一種親切感,是個可以保護自己的好人。她奮力地向青衣男子跑去。
  成景禹完全被戰斗中的三人吸引了。燕逍、燕芙夫婦雙劍合璧之強讓他吃驚,但刺客之強更讓他震驚。他能清楚地感應到,刺客只有宗境,但戰力卻可碾壓許多化境強者,若刺客與自己對戰,勝負難料。這種越境挑戰的狂人,他只聽說過,還是第一次見到。
  燕夢撲到了成景禹身上。成景禹陡然一驚,看著燕夢可憐巴巴的眼神,他有些躊躇。他雖然行俠仗義,除強扶弱,但只做力所能及的事,而眼前的事似乎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圍。
  燕逍、燕芙夫婦完全被壓制,燕逍受傷不輕,燕芙也掛了彩。他們拼死護住對方,苦苦支撐,但強援久久未到,心里漸漸生出絕望。
  燕逍再次受到重創,燕芙瘋狂反撲,不但沒有傷敵,自己反而添了一道新傷。
  燕夢緊緊地抱住成景禹,瑟瑟發抖。她害怕極了,但十分堅強,自始至終沒有哭一聲。
  雪嶺上傳來一道雄渾的嘯聲,幾乎同時,又有三道略弱的嘯聲響起。雪嶺劍派的強者趕來了,但還有些距離,所以先發出嘯聲提振友方,同時也是震懾敵人。
  果然,燕逍、燕芙夫婦精神大振,頑強固守,不圖有功,但求無過,只要堅持到強援趕來即可。
  刺客一時無法徹底擊潰燕逍、燕芙夫婦,知道刺殺失敗,但又心有不甘,他看到人群中的燕夢,轉而向燕夢奔來。
  “啊……”燕夢大聲尖叫。
  成景禹連忙一手推開燕夢,一手反擊刺客。他的戰力不在刺客之下,但刺客先發制人,他又要救燕夢,一時不備,全力格開刺客右手的利刃,卻忘了刺客左手也有利刃。好在他經驗豐富,當利刃劃破肌膚的瞬間,他迅捷地騰空躲過了。
  刺客的目標是燕夢,見成景禹躲過了他的攻擊,有些意外,但也沒放在心上,又向燕夢撲去。
  成景禹既已出手,就不會輕易收手。他雙掌齊出,分別攻向刺客的后背和后腦。他的招式沒有章法,純粹是多年戰斗總結出來的野路子,但攻勢之犀利卻是不容置疑的。
  刺客聽得背后風聲,只得回防,與成景禹戰在一起。但他不敢戀戰,估計雪嶺劍派的強者就要到了,他使出幾個凌厲的招式逼退成景禹,然后抽身逃走了。
  雪嶺劍派的強者終于趕到了。四人都是化境強者,為首的燕靖更是半步圣境的頂級強者。
  燕逍、燕芙夫婦無力地躺倒地上,氣若游絲。
  燕靖檢查了他們的傷勢,驚道:“不好,他們中了劇毒,快送他們回山醫治。”
  兩位強者分別扶起燕逍、燕芙夫婦,燕靖牽著燕夢準備回山。
  成景禹雖然只受了皮外傷,但也中了劇毒,此時覺得渾身乏力,幾乎站立不穩。
  他很奇怪,自己的毒怎么發作得這么快,而燕逍、燕芙夫婦直到危險解除精神松懈下來后才發作,以頑強的精神抗衡毒性,縱然有效,效果也十分有限,他們能堅持這么久,定是修煉高深功法的緣故。他再次認識到高深功法的重要性。
  燕夢見狀,掙脫燕靖的大手,沖上去扶住成景禹,關切地問道:“叔叔,你怎么了?”
  成景禹淡笑道:“我沒事,你快回山吧。”
  他多想也去雪嶺劍派,這本就是他此行的目的,可施恩圖報的事他做不出來。
  不過,他雖然嘴硬,身體卻不聽使喚,他忽然歪倒在地,不省人事。
  三天后,他睜開眼睛,映入眼簾的正是燕夢可愛的小臉蛋。
  “叔叔醒了,爹、娘,叔叔醒了。”燕夢歡喜地叫道。
  燕逍、燕芙夫婦走了過來。燕逍拱手道:“多謝兄臺救了小女。還沒請教兄臺高姓大名?”
  成景禹報了姓名,燕逍再次拱手道:“原來是成大俠,久仰大名。”
  成景禹道了一聲慚愧,便問身在何處。
  燕逍道:“成兄中毒極深,靖師兄便將成兄帶回雪嶺劍派醫治。按說,拙荊和我受傷更重,中毒也該更深才對,可我們的毒卻更輕,一天一夜便蘇醒過來,而成兄卻昏迷了三天三夜。靖師兄也覺得奇怪,便稟報了掌門師兄。掌門師兄大感驚奇,親自檢查了成兄的狀況,但他沒有多說,只是讓我們等你醒后,立即帶你去見他。”
  成景禹道:“既然燕掌門有令,在下豈敢怠慢,這便去拜見燕掌門。”
  雪嶺劍派雄霸一方,圣境強者是底蘊、根基,化境強者則是中堅力量。這些強者多是燕家子弟成長起來的,但也招攬其他強者。
  燕辛檢查成景禹的狀況時,發現他修煉的只是初級功法,顯然并無強大的背景和豐富的資源,但他年紀輕輕就進階化境,這份天賦和毅力著實令人驚嘆,不禁生起招攬之心。
  雪嶺劍派有三位圣境強者,分別是掌門燕辛、傳功長老燕稷、執法長老司徒律,接見成景禹時,出動了燕辛和燕稷兩位,不可謂不重視。
  燕辛的微笑如和煦的春風,不等成景禹拜見他,他便先迎上去道:“閣下仗義救了燕夢,老夫銘記在心。”
  成景禹惶恐地拜道:“燕掌門言重了,晚輩只是做了力所能及的事。”
  燕辛也問起成景禹的姓名字號,聽了成景禹的回答后,他喜道:“原來是成大俠,久仰久仰。”
  成景禹道:“燕掌門為晚輩驅毒,恩同再造,晚輩無以為報。”
  燕辛沉吟片刻后道:“老夫冒昧問一句,成大俠出自何門何派,師從何人?”
  成景禹道:“晚輩幼年時隨一名鏢師學了些初級功法,僥幸進階化境,后來游歷天下,居無定所,一直無門無派。”
  燕辛若有深意地道:“無門無派固然逍遙自在,但也失去了強大的背景和豐富的資源,前途渺茫。不提前途,只說近日中毒之事,逍師弟和芙師妹實力不及成大俠,但他們中毒更輕,蘇醒更快,只因他們修煉的功法更為高深。”
  成景禹心領神會,恭敬地拜道:“晚輩仰慕雪嶺劍派已久,如若不棄,愿拜入雪嶺劍派,望燕掌門收錄。”
  燕辛大喜,與燕稷商議后,立即為成景禹舉行了入門儀式。
  成景禹拜入雪嶺劍派后,苦修《玄冰心訣》,精進神速。
  十年后,他的戰力已不在圣境強者之下,但境界還沒有突破,他多次沖擊,總是差了一線。
  圣境強者是整個天地間的頂級存在,以雪嶺劍派的底蘊,也才三位圣境強者,進階圣境之難可想而知。他渴望突破,卻不急躁,依然潛心苦修,步步為營,夯實基礎。
  燕夢已經十八歲,容顏、氣質極似燕芙:綠衣半露柔荑,綠裙暗浮凝脂。丹唇皓齒,螓首蛾眉。巧笑倩兮,直教鐵石生情;美目盼兮,竟使雪風回暖。
  她自幼與成景禹非常親近,經常出入成景禹的居處。成景禹對這個可愛的小師妹十分喜歡,一直指導她修煉。她能進階宗境,三分是靠天賦,三分是靠父母,還有四分則是成景禹的功勞。
  燕夢做了幾次門派任務,都高質量完成,漸漸聲名鵲起。仰慕她的青年才俊越來越多,但燕逍、燕芙夫婦卻相中了成景禹。
  新婚之夜,成景禹憑窗望天,忿然道:“天,你以為你有權霸道,讓所有人都向你臣服,我偏不服,我就要與天爭權!”
  燕夢聽到這幾句鏗鏘有力的豪言,大喜地撲到成景禹懷里,甜蜜地叫道:“禹師兄,我要和你一起與天爭權,天荒地老,滄海桑田,永不分離。”
  軟玉溫香在懷,成景禹前所未有的激動,他捧著燕夢的俏臉,情不自禁吻了下去。
  兩人漸漸迷亂,互相撕扯……最后,獲得了生命的大和諧。

日本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