群穿小說網 > 大劍仙 > 第九十一章 何仙人的話
    靜怡。
      有微風縷縷,沒入樹梢,搖光圣地的弟子尸體捧著金色蓮花不知落在何處,古藤老樹也安靜下來,雪白骸骨緩緩走回樹下,盤腿而坐,一如亙古歲月之前那樣,靜靜的坐著。
      她眉間的金蓮卻沒有散去,金燦燦的,生動極了,叫人看不透這具骸骨究竟是怎樣的一種生命存在。
      三州五地是一座天下,也是一處山海。
      山海很大,并不只是眼前所看到的這些,在假冒葉晨曦的女子消失的地方,在那更深處幽邃的地方,不知道還潛伏著怎樣的存在。
      陳安之渾身繚繞著金色神焰,肉體和靈海都在發生著變化,在那道溫潤的光芒落在身上時,伴隨而來的是一陣涼意,將體內那兩道對峙的氣息籠罩著。
      金色靈氣海水洶涌澎湃,如浪擊峭壁,炙熱氣息如灼九天,散發出焚燒一切的溫度,竟將金色海水生生逼迫出一半,落在靈海中,占據半壁江山。
      溫潤氣息似是一味調劑,竟落在兩者之間,凝聚成一條纖細而又高聳的屏障,陳安之初時一愣,仔細審視而去,發現下方靈海竟呈現出一種玄妙的圖案,就好像是太極一般。
      只不過一半是金色,一半是赤紅。
      白色溫潤氣息坐落炙熱氣息,仙橋金蓮落于金色海水。
      陳安之非但沒有感到幸運,反而一陣頭大,炙熱氣息中所裹挾的大道氣息他能夠明確的感受到,相比而言,那團白潤的氣息倒更叫他發愁,雖不過小小的一團,卻蘊含恐怖無比的力量。
      “這炙熱氣息必然來自那棵小樹上的果實,而這仙橋和金蓮應該是何安在在我身上留下的后手。”陳安之心中自語,劍眉不悅地蹙起,越想越覺得自個兒被當做一個測試體,難免心中憋了口氣,回過頭又仔細看了看那團氤氳白汽的氣息,“那這個的話,又是從何而來。”
      不知為何,陳安之雖能感覺到其中蘊含的恐怖波動,但卻一點也感覺不到敵意,相反,每當接近時,他會覺得很舒暢,緊繃的神經也會因此而輕松下來。
      陳安之試著牽引靈海,靈海內,太極運轉,交織擴散出天地間的‘道’與‘理’,先如搖碎星光點點孕育汪洋,神華流轉變化萬千,陰陽并濟,生長與衰敗,繁華與死亡,不斷地交替輪回。
      片刻永恒,萬古剎那,分不清彼此,此刻的靈海宛若混沌衍生而成,有萬物頌禱,黃鐘大呂,在陳安之的體內傳出,聲勢浩大,莊重肅穆,叫人不由得想要頂禮膜拜。
      陳安之心中涌出一種奇異的感覺,像是在開天辟地,似是再造一方世界,他周身的一切變得玄而又玄,神秘莫測,像是來到了世界盡頭,盤坐于歲月長河,俯瞰人間山河星辰,一會兒繁星滿天,一會兒蒼穹死寂。
      時間在慢慢流逝,太極靈海蒸騰起的赤金交雜的靈氣緩緩流淌,滋潤了陳安之的肉體,一遍又一遍的洗禮,讓其血肉,骨骼,臟腑都堅韌到不可思議的程度。
      與此同時,有涓涓細流順著經脈,從四面八方流動而去,像是萬流歸宗,竟齊齊地沒入心門,讓其每一次心跳,都恍若擂神鼓,振人耳膜。
      這動靜沒有持續太久,很快平靜下來。
      當靈海徹底平靜下來,陳安之的修為并沒有任何的增長,但靈識卻異常敏銳,擴散開來數十丈,這對于凝魂境修士來說,根本就是無法達到的。
      陳安之仔細體會這種感覺,有多久沒曾這般體會過,三千年了,天地萬物,一草一木似乎都變得生動很多。
      他緩緩吐了口氣,站起身輕輕整了整衣衫,活動下筋骨,臉上不自覺露出一絲笑意,“連身體都變得輕盈了不少。”
      往常腰間別刀佩劍,背后還背著一把劍,怎能不沉重,如今肉體被洗禮之后,感覺好了很多。
      陳安之習慣性地要把手搭在劍柄上,卻落了空,低頭看過去,原本屬于沐春劍的位置,此刻只剩下一條繩子,耷拉在刀身上。
      “·····”
      陳安之笑意瞬間凝固在臉上,目瞪口呆地看著空蕩蕩的腰間。
      “阿彌陀佛。”
      一聲壓抑著笑意的佛號自身后傳來,周邊景色瞬息萬變,最終凝滯在一簇落下枯萎很久的殘枝百葉的山洞之中。
      陳安之可謂是氣不打一處來,轉過身,正看到站立在不遠處,雙手合十的年輕和尚。
      沐春劍是何安在托付給他的,如今卻被他給弄丟了,這怎么想都是一件很荒唐的事,赫赫有名的大劍仙,到頭來居然把劍給弄丟了,這傳出去,豈不是貽笑大方。
      “我的劍呢?葉晨曦呢?”陳安之一時間被氣憤沖昏了頭,手掌搭在刀柄,微微拔出絲許,雪白的刀光瞬間滿溢出來,將山洞填滿。
      年輕和尚不急不忙,輕笑道:“此花非花,此葉非葉。”
      他輕輕抬起手掌,止住陳安之拔刀的動作,繼續說道:“那人并非葉晨曦,就連貧僧都不曾看清她的樣子,或許只有那位大人才有資格與她相談,但沐春劍乃帝器,既然能被人輕易拿走,說明此人與您有很深的淵源。況且丟了沐春劍事情雖大,但您不也同樣獲得了頗大的機緣?”
      陳安之瞇起眼眸,眸中閃過一絲不悅問道:“所以你到底想說什么?”
      陳安之素來不喜歡與佛教打交道,在他印象中,這些光頭一個個都喜歡故弄玄虛,真要說起來本事倒是不大,三千年前他曾經跟一位佛教圣人有過一段不愉快的交道,那禿驢修為是遠遠比不過自己得,倒是借著什么香火之力,居然也能跟自己比劃一陣子,尤其是那香火極為古怪,叫風頭正聲的大劍仙也吃了些苦頭。
      年輕和尚絲毫不在意陳安之的敵意,笑瞇瞇道:“何仙人當年留下十九段線索,其中一段交于我家大人,我家大人又將此使命刻在我的血脈中,并命我在此地設下三災五劫九難,說是磨礪心性,只可惜畢竟大人不在此地,難免被其他別有用心的人利用,使得機關變了味兒,還幫著豢養了一條禍害。”
      年輕和尚說著拍了拍自己的腦袋,佯裝懊悔道:“你看看,我又說跑題了,之前我被他人所害,不得已神魂回到大人身邊,直到最近你出現了,所以我也跟著出現了。”
      陳安之沒有言語,只是靜靜地聽著,渾身依舊保持著戒備。
      “按之前的計劃,我本是要直接當面告訴你何仙人的留下的線索,但大人卻覺得只有讓你親眼看到,或許你才能接受。”年輕和尚說:“何仙人當年說,山海之外有山海,萬丈山海天外天。”
  

日本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